2018年08月21日 星期二  晴 转 阴 温度:23℃-32℃ 能见度:20km 东北风 1-2 相对湿度:72% 降水量:0.0mm 降水概率:8% 

|  专题专栏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纪念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70周年专栏

【“五一口号”•记忆(30)】驳斥《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

来源:滨海统战   发布时间:2018-05-04

导读

  1949年初,国民党政府已是内外交困,人心尽失,四面楚歌。蒋介石无奈于1949年元旦发表求和声明,美国也希望在中国扶植新势力,策动所谓“民主自由主义者”,组织“新第三方面”来维护其在华利益。然而,此时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已不会再为美国和国民党的“和平攻势”所迷惑。他们纷纷发表声明,痛斥和回击美蒋反动派的“和平”阴谋,坚定地站在了革命和进步的一边。

当美国国务院1949年8月发表《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时,国民党已退守台湾。一个在中国现代史上同中国共产党不断搏杀又两度合作的政党,淡出了历史舞台,留给人们无穷的思索;一湾浅浅的海峡,涛声阵阵…… 

各民主党派领导人、无党派民主人士到达解放区后,进行参观学习,了解解放区的情况,学习研究中国共产党各项方针政策,与中国共产党亲密合作,并肩战斗,为革命的最终胜利和新中国的诞生,作出了重大贡献。

  解放战争时期,民主党派在反对美国在中国侵略行径的斗争中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各民主党派反美起因是1946年底的“沈崇事件”,核心是反对美军的暴行和美国政府的侵华政策。

  第二阶段,各民主党派反美缘起于1947年底至1948年初美蒋《救济协定》与《海军协定》的签订,核心是反对美国的援蒋政策和扶日政策。

  第三阶段,各民主党派积极参加中共发起的对美国政府白皮书的批判,此次缘起于1949年8月美国发布的《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核心是彻底揭露美国在华的反动本质。

  1949年8月5日,美国国务院发表了《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着重于1944—1949年时期》的白皮书和美国国务卿艾奇逊为发表白皮书给美国总统杜鲁门的信。把美国侵略中国的政策说成是“对中国的关切”,“美国对中国的友谊”,白皮书一方面公布了若干反对中国人民革命的真实材料,无可奈何地承认了援蒋的失败;另一方面,却公开声称要鼓励中国的“民主个人主义者”“再显身手”,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的政府,摆脱“苏联的控制”。这样的白皮书,实际上就是美国对华政策失败的记录和辩护书,同时也是美帝侵华罪行的无可奈何的自供状,是一本绝妙的反面教材。

1949年毛泽东在北平

  毛泽东深知,长期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统治,在一部分人心中还存在着对美帝国主义的幻想。为了揭露美帝侵华政策的反动实质,教育中国的所谓“民主个人主义者”,中国共产党从1949年8月12日至9月16日,连续发表了《无可奈何的供状》、《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别了,司徒雷登》、《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友谊”,还是侵略?》、《唯心历史观的破产》六篇评论,其中五篇出自毛泽东之手。这些文章深刻揭露和批判了美国对华政策的侵略实质及其对中国革命的仇视,批评和教育了国内一部分知识分子对美国不切实际的幻想,阐明了中国革命发生、发展和必然胜利的原因。

  各民主党派以极大的热情投身到这场讨论和批判中来,在一些重大问题上与中共达成共识。民革在《严斥白皮书》中指出,美国白皮书是一篇不打自招的供状。它供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企图将世界历史标为“美国世纪”,“全世界都应该是华尔街金融寡头的市场和殖民地”,中国不仅“应该而且当然是属于华尔街金融寡头所有的”。要使美国放弃帝国主义政策,“只有准备同它斗争,把人民革命战争进行到底”。

  8月23日,民盟发表《对美帝白皮书的斥责》,指出,我们读了白皮书后,“只得到这样一个结论:美国过去一百年来继续不断地侵略中国;最近五年来更变本加厉地侵略,今天又正在处心积虑地计划着进一步侵略中国。”“这本白皮书,使中国知识分子把马歇尔、赫尔利、魏德迈、司徒雷登们在中国卖唱的西洋镜完全看穿。即令还有对美帝尚存些微幻想的自由主义分子,亦必为这本白皮书唤醒。”“我们相信,中国的‘民主个人主义者’必能站在新民主主义旗帜下,来为彻底打倒帝国主义的侵略而斗争。”文章深刻驳斥了美帝对新民主主义制度的诬蔑,指出:“倘认新民主主义有外来的思想成分,即视此为外来制度,那么落伍的旧民主主义更是帝国主义向中国的输入品。思想是没有疆界的。只要是进步的思想,只要是有利人民的制度,中国人民当然愿意接受。”并一针见血地指出,“艾奇逊函中所谓鼓励‘民主个人主义者’来推翻‘外来制度’,这就是另找奴才,以华乱华的阴谋。所谓的‘民主个人主义者’,这在中国依然是旧民主主义的输入品。”

  8月24日,民建以发言人名义在《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加强内部团结和警惕,答告美帝好梦做不成》的声明严正指出:“白皮书上所提的发展‘民主个人主义者’的好梦是做不成的”。如果把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当做好对象,那美帝又将多犯一些错误了。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不会变成美帝的工具。”因为“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基本利益的矛盾决定了它对一切帝国主义(包括美帝在内)的态度”、“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受尽帝国主义打击”、“经过考验,比较纯正的民族资产阶级”“在经济战线上进行了某些程度的斗争”。在斗争中“它也懂得跟着中国共产党,进行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的斗争,终于获得解放,从绝望中复苏过来”。“根据过去的经验和今后的观察,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凭哪一条也不会变成美帝发展‘民主个人主义者’的资本或条件。只有新民主主义,才是它唯一的光明幸福的道路。对于整个世界和新中国的方向,中国民族资产阶级是不应该也不会认错的。”民建的这一声明,从理论与历史的结合上阐明了民建所代表的民族资产阶级参加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受到中共的高度评价。毛泽东于8月24、26日两次致函黄炎培,盛赞“民建发言人对白皮书的声明写得极好,这对于民族资产阶级的教育作用是极大的,民建的这一类文件(生动的、积极的、有原则的、有前途的、有希望的),当使民建建立了自己的主动性,而这种主动性是一个政党必不可少的”。这个声明“不但是对白皮书的,而且说清了民族资产阶级所以存在发展的道理,即建立了理论,因此建立了民建的主动性,即有利于今后的合作。”其他民主党派也都以不同的形式,开展了对白皮书的批判。

  民主党派对白皮书的批判,彻底揭露了美帝的侵略本质,肃清了民主阵营内部对美帝国主义的任何幻想,批评和教育了所谓“民主个人主义者”,从而更加坚定了与中共合作和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为顺利召开新政协、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

  民主党派反美运动三个阶段的发展进程,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是唯一选择,证明了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必然性。在这一过程中,各民主党派通过自我教育的不断深入,逐渐认清了美国对华政策的本质,从而真正放弃对美的幻想,并积极投身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事业当中。